看電影談心裡-『82年生的金智英』真正的苦不是朝九晚五,而是無法做自己。 | 心理諮商 | 陳彥竹心理師

『82年生的金智英』這部電影,真的非常真實!短短兩小時,把我們成長經驗中,曾遭受到的性別歧視、傳統價值壓迫的經驗展現無遺;因為真實,所以有兩極化的評價,但絕對是一部發人省思的好片,而且要進入婚姻前建議把伴侶拉去看,這會是一個信念照妖鏡,在這部電影面前,我們將無所遁形。

受限於僵化傳統價值的父母對子女的愛可能是傷害。
相信有些人看完這部電影會感到不舒服,因為當我們原本堅信的價值被挑戰,甚至被指向為加害者時,會感到一種深層的不安,自然內心會有防衛機轉出現,跳出來指責、不以為然,試著用新的觀點解放自己去理解。
例如片中金智英的父親,在她被騷擾時,說出了經典的傷害性話語,「你為何裙子這麼短?」、「你為什麼不趕快逃走?」,在她畢業焦慮是否有工作時,對她說「妳就待在家裡然後嫁人就好!」,她的父親當然愛她,但這是人不知所措時僅有的反應方式。
父母或是長輩,與我們許多人一樣受限於僵化的傳統價值,在這樣的基礎上,因此表現出的關愛可能不符時代,甚至帶有傷害,我們都需要開放自己,學習接納新的觀點,我們都是生命的學生。

權力與地位掐住了我們的喉頭,讓我們說不出口!
片中的金智英當壓抑過多到難以承受的時候,會轉換不同人格來替代自己發言,例如用媽媽、奶奶的口吻來宣洩不滿,只能透過生病的方式,才能說出內心的真正想法,透過一個相對有地位的人,來為自己打抱不平,而不是用「自己」來表達;這是許多人成長以來的共同經驗,當我們的委屈來自於更有權力地位的對象時,真實心聲很難說出口,在學生時期是師長、大人、父母,成年後是主管、前輩、客戶等。
當我們生活中出現「理所當然」時,我們要特別注意,因為這常常是建立在有人被忽略甚至受傷害,我們不能忽略自身擁有的權力與地位,因為可能在無意中壓迫到他人,該被挑戰的應該是理所當然的霸權思維,尊重應當放在地位權力之前。

這不是一場「男女」對決,在僵化的價值面前,大家都是受害者。
若有人把這部電影視為一場「性別」的對決,倒也不意外,因為二元對立是社會的某一種樣貌,但從心理的角度來看,這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,放下對錯的二元對立,我們才有機會更理解彼此的位子/處境,我們才有可能挪動自己的位置,讓理解代替對立。
生理男性,永遠無法完全理解生理女性的感受,如同片孔劉扮演的先生,信誓旦旦的說「生個小孩,生活不會有太大的變化」。事實上男性無法理解的不只是社會、家庭對女性的壓迫,還包括懷孕時、分娩後女性身心的驟變,這都是女性獨有的生命體驗,但男性還是得試著理解,來縮小認知的差距。
近來關於性別意識的藝文作品越來越廣泛,我最近甚至透過美國亞裔脫口秀演員黃艾莉(Ali Wong),更理解女性懷孕生小孩的身體改變,還有在職場上的性別不公平。
這部電影呈現了女性在社會、成長過程中受到的壓迫,當傳統價值僵化到只剩非黑即白時,受害的其實不只女性,男性們也是受害者!這讓我想起一個案例,這是一個即將步入婚姻的男性,和伴侶交往多年,步入婚姻本來就是規劃內的事,但當面臨實際開銷時,他感到過多的壓力,我好奇的問他:「關於結婚開支的壓力,你有跟未婚妻討論過嗎?」他回應當然沒有,有肩膀的男人本來就該買好房子、買好鑽戒、準備好求婚驚喜、拍高品質的婚紗、訂有面子的婚宴場地,現實則是自己被龐大的支出壓得喘不過氣,卻礙於面子不好跟未婚妻說,他也被困在僵化的傳統價值裡無法自拔!

真正的苦是不能成為你自己,勇氣是第一帖藥。
片中最後金智英,在咖啡廳聽到路人的「媽蟲」的歧視對話,勇敢表達她的感受;心理師問她,勇敢表達是不是很痛快?她淡淡的說:「痛快談不上,不過感覺還不錯。」
生養孩子工作生活絕對是人生一大苦行,但最苦的不是這些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,最苦的是我們不能成為我們自己,當人生的苦是有意義時,苦雖然還是苦,卻是我們甘願的選擇,傳統可以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,不應是理所當然的霸權!
真實人生不會有超級英雄相救,而且鼓起勇氣的表達,不一定能改變外在的世界,但絕對改變了自己的內在世界,我們才是自己的超級英雄!

圖片來源:車庫娛樂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