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的悲傷 | 心理諮商 | 陳彥竹心理師

/陳彥竹 諮商心理師

 

大年初三清早看到各大新聞都在播報Kobe意外罹難的消息,第一反應覺得這應該又是美國哪個三流小報的蹭關注的假新聞,但隨著大腦越來越清醒,新聞報導越來越多畫面,才驚覺「好像」是真的!腦中浮出悲傷五階段的第一個階段-否認,難道我在否認嗎?因為太不真實了!

隔天和一群朋友有約,我們在每年的大年初四,約在一間破爛老酒吧,喝著不會冒煙,沒有五顏六色的基本款調酒,這是一個屬於男人的局;阿德首先開了這個話題,昨天下午去河堤打籃球,每個後仰跳投,他都會搭配一聲Kobe,雖然依舊打鐵,還打到全身痠痛,最後大字型躺在籃球場上,那個畫面讓他想到大學系隊練球的場景;老皮把SLAM雜誌,從房間最深處挖出來,箱子的上面佈滿灰塵,用手一撥飛揚的灰塵,還讓他咳了半天,翻出Kobe還穿著8號球衣的那一期,當年他還叫做「小飛俠」,不過我們沒有人記得為什麼Kobe被叫小飛俠;威哥說Kobe的第一雙球鞋KB8,當天一早去西門町運動用品店門口等店家開門,拿到之後馬上穿去打球,享受在球場上的注目禮,那一刻彷彿自己就是Kobe,說完之後只得到大家一致的砲轟,你只有裝備是Kobe等級!Kobe三歲就可以電爆你!垃圾話一輪後,大夥安靜了三秒,有默契的舉起酒杯敬當年的偶像。

從小我們這群臭男生的偶像,不是球星不然就是漫畫主角,這些楷模陪著我們逐漸成為了臭男人,籃球從來就不只是一種球類運動,是青春回憶的一塊拼圖,而且還佔了很大一塊,彷彿和青春交織在一起,看著偶像的崛起、成長、巔峰、下坡、受傷、退役,到現在生命的逝去,提醒我們青春真的逝去了!

回家後躺在沙發上,慣性的開了PTTNBA版,看到一篇貼文,「Kobe的逝世有多少人是真的哭出來了」,看了各式各樣的推文,平常只會潛水的我,竟然難得的推文「我,舉手。」。生活中需要被激勵的時候,習慣會去YoutubeKobe退役戰的剪輯,看著當年的小飛俠,來到了退役的時刻,每一球對於進攻的執著,神奇的連續得分,不停地大口喘著氣,畢竟這是他的終局之戰,最後神奇的逆轉,留下驚人的60分,最後的致詞「Mamba Out!」放下手中的麥克風,以及24號的背影。

在學習心理諮商的過程中,常會提醒我們文化因素對於哀悼方式的影響,比如說老掉牙的「男人有淚不輕彈」,或是帶著歧視的性別刻板印象,比如說「男人哭很娘」,使得男性較難面對悲傷,其實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哀悼方式,不是非得在大家面前痛哭流涕才是「正常」,會難過有情緒很正常,但表達難過的方式大家都不一樣,調適難過的方式也都不一樣,我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悼念,把眼淚留在一個人的時刻,也許是我們與心中英雄之間的默契,就像聚在一起笑談著這些往事,最後靜默的高舉酒杯。Rest in peace, our hero, Kobe.

 

圖片來源:EURweb

我要留言